-江妖十二殀-

这个人真的好懒鸭

一起去鬼屋吗?


*F4x你
*可能有些地方会ooc
一小时自我放飞产物qnq

*白起

你突然收到了白起的邀请。

“鬼屋吗?好像还没去过。”不过如果是和他一起去的话…是不是就有机会牵到他的手了呢?你的脸悄悄的红了。

到了鬼屋里,之前的刻意装扮都失去了意义。你有些害怕的躲在白起身后。

越深入鬼屋内部光线就越昏暗,你小心翼翼的牵上了他的手。

牵到他的手了!!你明显感觉到白起的身体僵硬了一瞬。

手被他反握住了!

“咳”白起另一只手握成拳抵在唇边。

“别怕。”

《还好在这里,不用担心她会看到自己在傻笑。白起在心底庆幸。》

*李泽言

“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想到去鬼屋?”你好奇的问他。

“…你到底去不去。”

才不会说是因为魏谦说在鬼屋里可以自然的牵起喜欢女孩子的手。嗯。

周围很黑,只有头顶的灯管发出莹莹的蓝光。

你害怕的揪紧李泽言的衣袖。

“害怕?”李泽言的手心在微微出汗。

他在看到你点头后的下一秒牵起你的手。

你怔愣了一秒,抬头看他。

“不许松开。”李泽言低着头向前走,手握得更紧了。

《出来后他也一直没有放开手。》

*许墨

你们每个星期都会抽时间出来在周边走走。只不过这回有了明确的地点:鬼屋。

听出来的游客说里面阴森又恐怖,你之前的勇气也渐渐消失。

“那个…我有点害怕…”你们走进鬼屋的深处。

仿佛听到耳边有着鬼魂的哭嚎,你颤抖了一下。

许墨低低的笑了。“我也有点害怕,你要不要过来抱抱我。”

!!一个抱抱的大好机会!

你望着许墨向你张开的怀抱,还是忍不住走过去抱住了他。温暖的怀抱,感觉一瞬间安心了。

“抱紧一点。”他的头埋在你的颈间。

《最后你红着脸出了鬼屋。》

*周棋洛

“洛洛我们不进去了好不好?”你望着黑黑的鬼屋入口,忍不住退缩了。

“应该不恐怖的吧…远哥说不吓人的。”周棋洛也有些犹豫。

你还是和他一起走了进去。

天花板不断滴下暗红色的液体。“!!!”你吓得抱紧了周棋洛的手臂。

周棋洛也吓了一跳。“…没事,我还在。”他的声音有些颤抖,但还是强行保持着镇定。甚至安抚性的摸了摸你的头。

你还是有些怕,要是突然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冲出来怎么办。你抬起头想要跟周棋洛对话。

“洛洛,我们还是先…”离开这里吧。

抬头的刹那,唇角相触,一时间只听到彼此间剧烈的心跳声。

《薯片小姐的唇好软…》《别说了///》《感谢远哥》

抉择 [白起x你]


*学长高二 你高一

  你一直都很喜欢文科,作为一个政治课代表,你的成绩是比较偏重于文科的。

  可白起选的是理科。你知道,白起一直都是理科更有优势,选理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

  可这样你们就会被分到不同的楼层,连下课偷偷看他一眼都没有机会了。

  你也曾经试过努力学习理科,可你始终觉得写出独到的政治见解比思考晦涩的物理大题更轻松,也更有把握。

  你在犹豫不决,在徘徊,在举棋不定。不知道是选择喜欢的科目,还是选择喜欢着的那个人。

  老师说,为了一个人而选择自己不喜欢的科目不值得。可心里有个声音在反驳:那是白起啊,是喜欢了这么久的白起啊。

  其实也只是某天路过篮球场刚好看到而已。秋风里,高高瘦瘦的男孩子投进一个三分球,像是感应到什么朝你的方向望了一眼。夕光在他的侧脸打下一片阴影,运动过后的汗水顺着脸部稍显稚气却坚毅的线条滑落,隐没在黑色的球服衣领里。

  他好像看到你了,露出一个高兴的笑。是怎么回事呢?脸好像一直在烧,耳根一定红透了吧。不敢正视他,只好用余光悄悄的观察。那边拿着篮球的男孩子似乎是想说点什么,却又被队友一把拉了回去。害怕被他看到脸红的样子,你快步走开了。

  回忆到这里结束。你出神的看着面前的数学试卷,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分文理科了。

  去找他,你下定决心。

  好不容易到了一个大课间,大家都走出教室活动。你拿起水杯,假装要去一楼的走廊尽头打水,这样就可以看到靠窗的他。每一天,你都是这么过来的。

  走到他的窗前,他一如既往的趴在课桌上补眠。最近不知道怎么了,他经常请假,白天也很困的样子。感觉到有人靠近,白起缓缓睁开了眼睛。你忽然有些胆怯,如果白起问为什么想要选理科怎么办,又不敢直接说因为他。早知道就不问了。

  他琥珀般的眸子看着你。“你要选理科?”“嗯”你点点头“你…文科成绩比理科成绩好太多了。”白起低头思索,你只能看到他头顶上那个正的发旋。“没必要因为其他的人或事改变。”“你做你自己就很好。”

  你听从了他的建议,最后还是选择了文科。写试题的时候越来越得心应手,你一点一点的挤进了年级前50。

  时间是种奇妙的东西,两年时光转瞬即逝。你成功考上了喜欢的大学。但,很久没有见到白起了。有多久呢,久到银杏落了又落,久到你已经不记得最近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了。

  以后还会再见吗?思绪定格在这一秒。

  晨光照在你的脸上,你缓缓睁开了眼睛。下意识往旁边一抓,握紧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。你一下从睡意中清醒过来,往他身上蹭了蹭。

  “怎么了?”白起睁开眼睛,茶色瞳孔里还带着睡意。“大早上的,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蹭我了,我怕我忍不住。”白起认真的说。“我梦到我们高中的时候啦。”你搂着他的手臂。“我很早就喜欢白先生了呢。”“我也是。”白起的眼里带了些笑意。“你那个时候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你喜欢我。”白起明白了,这是他的小姑娘在撒娇呢。“我那时不知道你喜欢我,害怕要是贸然表白,你拒绝了怎么办。”“拒绝还好,我最怕的是你因此远离我。”白起突然搂紧了你。

  傻瓜,我不会离开。我一直都,最最喜欢你呀。

 

 


这篇是凌晨一点半写作业的时候突然想到的,感觉用梦境来写会自然一些所以就这么写了。分文理科真的是一件让人很烦恼的事情,特别是像我这种每科都差的人,连偏重都没有1551。不过现在要改革啦,3+3应该会好很多。到底要不要为了喜欢的人改变自己的选择呢?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。最后,感谢看到这里,欢迎提出建议。

假如你的头上有弹幕+好感度UPUP


*李泽言
*百分比是好感值
*ooc我的 李先生你们的

0%

永远不苟言笑,从没看到他笑过。
所有的对话总结一下就是:“这种企划案也好意思拿给我看?拿回去重做。”
对你头上跳出来的‘??我熬了好几个晚上做出来的诶!!’毫无反应。

20%

偶尔会有除了催你交企划案和批评你的企划案之外的对话。

当你想要在souvenir拍摄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拒绝。却在看到‘不行就不行,李总真的很小气。’时,沉默了。你还在一旁放飞思绪吐槽他的时候,他默默的端出了一份焦糖布丁。

“要吃吗,随便做的。”

40%

他开始默默关注你,即使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也没发现只要对着你,表情就会丰富起来。

桌子上经常会出现自己爱吃的小零食。

问了同事,居然都说是魏谦送的。使得你一度怀疑魏谦是不是喜欢自己。

在汇报的时候不自觉的神游天外了一会儿,李泽言不经意的瞟了你一眼,只看到你头顶大大的‘魏谦为什么老给我买零食,他不会喜欢我吧?’。

开完会后你就被李泽言拉到了办公室。“拿去。”他从柜子里拎出了一大袋零食。

现在她应该不会觉得是魏谦喜欢她了吧。
你走后,李泽言自我反思了一下。

我是不是喜欢她?好像是的。

60%

“她今天怎么没来?”今天没看到她。
“总裁你问谁?”
“…没事。”
“你们老板今天怎么没来上班?”还是没忍住啊。实在是想看到她。
悦悦有点懵,“老板生病请假了。在家休息呢。”
李泽言皱起眉,这个笨蛋,又没有照顾好自己。让他怎么能放心。

两个小时后,你家的门被李泽言敲响,他手里还提着刚熬的汤和药。

你烧的迷迷糊糊,只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可以安心休息的对象。‘太好了,是李泽言。’。弹幕一闪而过。但眼尖的他还是看到了。

她是不是也对我有感觉?李泽言强行压下心底的雀跃。现在还不确定,吓到她就不好了。

你在柔软的睡梦中,只感觉额头好像收到了一个克制的吻。

80%

会经常约你出去吃饭。

午餐,晚餐,偶尔加班的宵夜。除了早餐是你自己在家吃。其他都和李泽言一起。

你居然每天都很期待。‘我好像…有点喜欢他?’你看着他的侧脸,想起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。心底的声音越来越强烈。

“你看着我干嘛?我脸上有东西吗?”李泽言转过来看我。

‘啊,是真实的喜欢了。’你肯定了自己对他的喜欢。却发现李泽言突然攥紧了拳。

她不会有喜欢的人了吧。这个认知重重敲打着李泽言。他快要压抑不住对她的情感了,这一点他清楚的明白。

“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李泽言端起咖啡,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。杯子恰好盖住他泄露情绪的唇角。

“啊?”你愣了愣。心上人问自己有没有喜欢的人,该告诉他我喜欢的就是你,还是装作没有呢?

李泽言看着你红红的脸,心越来越沉。

“有啊。”即使早有猜测,但听到她亲口确认是不一样的。李泽言只感觉心尖尖最疼的地方被划了一刀。

“可以…”可以告诉我是谁吗?我会让他远离你。李泽言打算把后半句咽下去。没想到话却被她打断。

“我喜欢的人就是你。”你坚定道。李泽言一副大脑当机的样子。你有点慌了。

李泽言感觉自己像被巨大的海浪一巴掌拍打进黑色的海底,却又在快要窒息的时候被救出了海面。仿佛一瞬间经历了大悲大喜。

‘他好像不喜欢我啊啊啊,失策了!’你的所想让他记起他还没有向你表明心迹。

“那你愿不愿意…多个男朋友?会做饭会养家的那种。”李泽言牵起你的手,十指相扣。

100%

是周日,你懒懒地睡了个午觉。切了盘水果送去书房,伸出手刚想敲门,听见他不太真切的声音:“今天天气不错,我们领个证吧?”“不行,太奇怪了。”你忍住不笑出声。明明李先生自己就很幼稚嘛。

晚上他做好了菜叫你吃饭,你们俩都没有在吃饭时聊天的习惯。

他做菜,你洗碗,你们分工一向明确。吃完后你一边洗碗一边问他:“今天天气很好,我们要不要去领个证?”你成功看到他的耳尖红了起来。

“你白天是不是偷听我讲话?嗯?”他的呼吸在你耳边。

锁骨被牙齿轻轻咬了一下,“明天记得把户口本准备好。”






啊,今晚又要去学校了1551 这个题目可能会有其他人的。以及我会尽量避免ooc 但如果大噶觉得哪里ooc了也欢迎指出鸭!老年人灵感枯竭了[趴]溜去写数学作业先。

我们买个买戒指吧。[f4x你]


*私设 恋爱中
*ooc我的 f4你们的






*许墨

“许墨,我们买个戒指吧?”
许墨笑了笑,“哦?是想结婚了吗?对不起,这种话应该我来说的。”
“///”
“你还没求婚呢。”你小声嘟囔。
他眼神闪了闪,“我会的,很快。”
许墨反过来问我:“你喜欢什么样的戒指?”
“我喜欢xxx的戒指。你呢?”
“我喜欢你喜欢的戒指。”许墨用带着笑意的眼神看着你。天呐,这个人怎么这么撩。想嫁。
“那就嫁了吧。”他眼底笑意更深了,嘴角扬起一抹代表愉悦的弧度。
你忽然反应过来,自己不自觉的说出了脑海里的想法!啊啊啊啊啊好害羞!他说嫁了吧是什么意思!是我想的那样吗!?
许墨看着你的脸一点点变红,决定明天就带你去民政局走一趟。但是,看来今晚她不能休息了呢。你没看到的是,他的眼神暗了暗。

*嘻嘻嘻车子突然启动了。






*李泽言

“李泽言,我们买个戒指吧?”
“为什么?”他有些疑惑。
“没有为什么啦。就是想给你戴一个特别显眼的,binglingbingling的那种,让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有主的人!”
“///幼稚。”他右手握成拳抵在嘴边。但你眼尖的看到他耳垂慢慢染上红色。
“哼,不买就不买。”你故意激他。
他马上摆出严肃的样子。“没说不买。”
看来得找魏谦问问了。李泽言在脑内搜索了一下你可能喜欢的款式后决定。

—————找魏谦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“魏谦,女生都喜欢什么样的戒指?”
“…总裁你是想问制作人小姐喜欢什么样的戒指吧。”魏谦表示总裁你这样真的很明显啊。
“别废话!”
“听说wec的戒指最受女性欢迎,我想制作人小姐应该会喜欢的。”
“好,明天早上帮我去买一对。”他顿了顿,又改了口:“不,今晚。算了,还是我亲自去,比较有诚意些。”






*白起

“白起,我们买个戒指吧?”
“?”白起怔了怔。
“为什么突然要买戒指?是觉得手链不好看了吗?我再重新给你做一个别的。”
“不是手链不好看啦。”白先生果然不明白我的意思啊。
“那是为什么?”
“我就是想给你买一个,你戴一定很好看的。”你含糊道。
“可是我…”
“对不起,我忘了你不能戴这些…”你突然想起他是不能把戒指带在手上的。
“你真的很想要吗?”
“你等我。”

两天之后,你等到了一枚戒指,内圈还刻着一片银杏。
他问:“你愿意和我去一趟民政局吗?”
他白皙的脖颈上,银色戒指带着体温。






*周棋洛

“洛洛,我们买个戒指吧?”
“好啊!你喜欢什么样子的?”他显得很兴奋。
“唔…我说的不是那种装饰性的戒指哦。”
“?”
他瞪大了眼睛。“薯片小姐终于愿意和我公开关系了吗?!”
“我…”
“那我是不是应该吃包薯片庆祝一下。”周棋洛小声嘟囔。
“你…”你有些词穷。
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。“你想我帮你戴吗?”
“??你怎么会买戒指…”你愣住了。
“之前看到的,觉得很适合你就买回来啦。”周棋洛晃了晃手,“和我的是情侣款哦,薯片小姐愿不愿意戴呢?”












悄咪咪摸了一个短的,刮台风了,大噶要照顾好自己鸭。老年人尽量不ooc

耳机是不能随便给别人戴的。[白起×你]

耳机是不能随便给别人戴的。[白起×你]
* 私设 在片场
*ooc属于我
*甜的甜的,放心食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、

你的耳机不见了。

“明明早上的时候还在包里…”你小声嘟囔着,一边在提包里寻找。现在正急着要用,可你翻遍了提包也没发现耳机在哪。你下意识的就想找白起救场,但却突然想起曾经有人也和他借过耳机——虽然感觉目的不只是耳机。你暗暗在心里给白起的追求者人数记录表上又加了一个名字。

二、

为什么要记这个?废话,当然是因为喜欢他。命都给他的那种喜欢。

只是一直不敢跟他说。当时你就在旁边,虽然只是个耳机,但你还是不希望别人碰他的东西。奇怪的占有欲。好在当时白起拒绝了。他说:耳机对我来说很特殊,不能随便借人。那么自己应该也是借不到白起的耳机的吧…毕竟他和你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。心情略微低沉。没办法,只好跟韩野借。只是没想到韩野也没带。这下是真的没办法了。你感到了绝望。

三、

但这时白起突然从片场的另一角朝你走了过来。

“咳…你忘了带耳机?为什么不跟我说。”他低着头,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睛。“你怎么知道…是韩野告诉你的?”你疑惑。“为什么不跟我说?”白起没有回答你的问题,坚持问道。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把耳机借给别人…所以没敢跟你借…”你越说到后面越小声。“所以你宁愿问韩野也不来找我?”白起皱了皱眉。不知道为什么,你居然听出了一丝丝委屈的意味。是错觉吧,白起又不喜欢我。你问自己。“不是…”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,怕他误会吗?别多想。你笑自己。“咳”白起咳了一声。他说:“你想要,我当然会给你。”顿了顿,又接着说道:“别人不行,但你可以。你是特别的。”见你呆住,白起叹了一口气。“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喜欢你。”语气里是满满的无奈和宠溺。

四、

你的大脑彻底死机,只剩下黑体加粗的‘我喜欢你’在脑海里滚动。

你一言不发,白起有点慌了。“我是不是,吓到你了?对不起…”听到他小心翼翼的语气,你终于从对方也喜欢自己的震惊中回过神来。“白起。”你直直的看着他琥珀般的眼瞳。“我在。”你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一瞬间变得僵硬。“你不需要说对不起。因为,我也喜欢你呀。”你笑得灿烂。白起怔住了。你发现白起的嘴角突然扬了起来。“咳…做我女朋友吧?”他不太自然的把手放到脖颈上,修长的手指扣住后脑,眼神不自觉地看向另一边的角落。你发现他的耳尖悄悄染上了浅浅的红,不禁在心里窃笑:我的白警官这是有多容易害羞呀。“好-呀-,我的男朋友?”你故意拉长了声音。“你的女朋友现在想要一个男朋友的抱抱,请求警官批准。”你笑得眼角弯弯,想看他怎么回答。“予以批准。”你落进一个沉淀着银杏香的拥抱。只感觉好像突然起了一阵风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她在找什么?是什么东西不见了吗?

白起看到你在焦急的寻找着什么。下意识的就想过来帮你。却见你颓然的叹了一口气,转身找韩野去了。白起垂眸,把已经迈出的脚收了回来。她不可能喜欢你的。白起把这句话在脑海里重复了几遍。还没平静下来一会,韩野就来找他了。“白哥!”韩野一路小跑,站定在白起面前。“老板的耳机不见了,白哥你带了没?老板快着急死了!”白起的眼神暗了暗。她刚才和韩野说话,就是因为这个吗?可她为什么宁愿找韩野也不来找我。

她是不是喜欢韩野?

这个念头一出来,白起看韩野的眼神就变成了警告和不满。韩野莫名感到脊背有点凉。“这里空调是不是开的太低了啊,我怎么感觉有点冷。”韩野一边搓着手臂一边走开了。

白起犹豫着,要不要告诉她我可以借给她耳机?他转头看到你正绝望的抱着提包,一脸委屈吧啦的样子。他最看不得你委屈,转身朝你走过来。看到你投来疑惑的目光,白起突然有些紧张。只是面对面站着就已经心跳加速了,还真是不争气啊。白起自嘲。

“咳…你忘了带耳机?为什么不跟我说。”

白起低着头,不敢直视你的眼睛。他怕看一眼就会忍不住,忍不住全盘托出他对她的感情。可如果把她吓跑了怎么办?他只能忍,忍受她叫他学长,忍受他们只是普通朋友。可他想听她叫一声白起,他希望他们不只是朋友。你疑惑的问白起为什么会知道。可白起只听到你嘴里说出韩野的名字,白起心里那根弦突然就崩了。

她为什么老是提韩野?她真喜欢他?

他有无数个问题要问你,但最后说出口的只有一句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为什么呢?为什么不愿意来找我呢?你怔了怔。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把耳机借给别人…所以没敢跟你借…”又来了,她还是像高中一样怕我。你别怕我。其实只要是你,什么我都会给的。白起在心里说。“所以你宁愿问韩野也不来找我?”还是没能忍住啊。连自己都察觉到的酸味。“不是…”她似乎想解释什么。害怕你说出让自己更难过的话,白起先一步打断了你。“你想要,我当然会给你。”大脑突然发现它失去了对嘴唇的控制。“别人不行,但你可以。你是特别的。”看到你彻底呆住,白起无奈。“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喜欢你。”等了半天,却没听到眼前女孩子的回应。她为什么不说话?我是不是吓到她了?哪怕拒绝也好过沉默啊。白起下意识的就想道歉。她突然直直的盯住了自己的眼睛,叫他:“白起。”他终于听到她叫这一声了,他想。“我在。”白起有点紧张。她会拒绝我吗?但面前的女孩子笑着对他说:“我也喜欢你呀。”他本已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。没想到,他…不是单恋啊。一瞬间,白起只觉得天南地北,世界上所有的花儿都开了。嘴角不自觉的扬起。“咳,做我女朋友吧。”急切的想把关系确定下来。“好呀,我的男朋友。”清脆的声音回应着。“想要一个男朋友的抱抱。”好,你想要多少个,我都给你。这世间,我只想牵你的手。
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所以你为什么不肯借别人耳机呀?”
“耳机要放进耳朵里,约等于是放进了身体里,当然是很私密的东西。除了你,我不会和其他人共用耳机。”白起一本正经的说。
“(/≧ω\)”男朋友又打直球了怎么破!想睡!


呜呜呜真的好爱起子了。这篇是瞎摸的,可能会ooc。梗是好久以前的了。老年人的我莫得脑洞,哭哭。